首页>学习园地>理论研究

监所检察部门维护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合法权益初探

监所检察部门维护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合法权益初探

郴州长安网  来源: 安仁县人民检察院  作者:陈坚  2013-12-09 【 】【 打印

  [关键词]   指定居所  监视居住  合法权益  法律监督

 

  [摘 要]  我国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规则等法律法规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作了详细规定。本文以现行法律法规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规定为基础,从检察机关监所检察部门履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执行监督的角度上,就如何维护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条件、适用的居所、家属的知情权、辩护权、控告、申诉、举报权、离开住处、会见、通信权和折抵刑期权等方面进行思考,以期监所检察部门在司法实践中能正确发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定功能,实现既惩治犯罪又保障人权的立法目的。

  

  2013年1月1日起实施的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诉法》)、2012年11月公布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以下简称《诉讼规则》)、2012年12月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做了详细规定,为更好地理解和加强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的监督,笔者认为检察机关监所检察部门在接到公安机关、法院和本院侦查部门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抄报或本院侦查监督部门、公诉部门的告知后,即要按照《刑诉法》第73条和《诉讼规则》第120条的规定,启动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活动的监督,其中在维护被监视居住人的合法权益上,要重点监督:司法机关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条件、指定的居所、是否告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的家属、是否告知被监视居住人有权委托辩护人、收到被监视居住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辩护人的控告、举报和申诉是否及时处理、是否保障被监视居住人离开住处、会见和通信的有限自由和折抵刑期的权利,确保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的合法权益不被侵犯。 

  一、监督司法机关是否正确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条件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监视居住的特殊执行方式,《刑诉法》第72条和第73条规定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必须具备监视居住的必备条件的同时,还必须满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特殊条件。这是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执行监督的源头,对保护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不被非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有重大意义,监所检察部门务必从接到抄报后即依法认真审查,依法处理。 

  (一)监视居住的必备条件 

  监视居住的必备条件分为两种情形: 

  1、符合取保候审条件,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能提出保证人,也不能交纳保证金的,从而在客观上不能适用取保候审,可以采取监视居住; 

  2、符合逮捕条件,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监视居住:(1)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的;(2)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3)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唯一扶养人;(4)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适宜的;(5)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的。这几种情形作为逮捕的替代措施,主要是基于三个方面的考量:一是身份因素,实行羁押有违人道主义原则;二是案件的特殊性,适用监视居住有利于诉讼的顺利进行;三是落实《宪法》、《刑诉法》“尊重和保护人权”的规定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需要。 

  (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特殊条件 

  它是指具备监视居住必备条件的同时,要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还必须满足某些特殊条件,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犯罪嫌疑人无固定住处;第二种是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的。第一种情况是因没有固定住处,客观上不能执行监视居住,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便成为一种补充办法;第二种情况是有固定住处,客观上也可以执行监视居住,但涉及到性质严重的犯罪,在住处执行监视居住有碍侦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成为便利侦查的必要办法,正因为考虑到既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又要使案件顺利办结,所以对第二种情形设定了更严格的条件,防止司法实践中滥用指居所监视居住。 

  二、监督司法机关是否依法执行“固定住处”和“居所”的规定 

  只有按照法律规定的“固定住处”和“居所”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才能确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非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那么,法律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固定住处”和“居所”有什么要求呢? 

  (一)“无固定住处”的理解,也就是在什么情况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能视为“无固定住处”。《现代汉语词典》中“固定”是指不变动或不移动;“住处”指居住的处所或栖身之所。《诉讼规则》第110条规定“固定住处”是指犯罪嫌疑人在办案机关所在地的市、县内工作、生活的合法居所。《刑诉法》规定监视居住最长不得超过6个月,即6个月以内的都应是临时居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条规定“公民的住所地是指公民的户籍所在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9条规定“公民离开住所地最后连续居住1年以上的地方,为经常居住地。但住院治病的除外。” 

  综上所述,“固定住处”是自然人6个月以上不间断生活起居的栖身之所。它不同于民事法律规定的经常居住地,它应与刑事法律规定的“居所”相对应。 

  (二)指定的“居所”建筑、使用和管理问题。《刑诉法》第73条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即不得在看守所、拘留所、监狱等羁押、监管场所和留置室、讯问室等专门的办案场所、办公区域执行。 

  “居所”应是办案机关建筑、使用和管理的“居所”;应是省级办案机关统一规划、建设,并委托某个机关使用和管理的“居所”;应是基础设施完整,监视设备齐全,符合生活条件的“居所”。 

  此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执行期间,任何个人和机关不得要求被监视居住人支付费用,所需经费由国家财政专项办案经费支持。 

  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规范“居所”建筑、使用和管理,有待于法律的进一步完善。 

  监所检察部门应在接到司法机关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通知后,即深入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现场进行检察,确保在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初,得到依法执行,从而在第一时间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指定居所监视住后的居住权。 

  三、监督司法机关是否及时告知被监视居住人家属 

  监所检察部门在执行监督中,可通过查阅有关资料,了解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司法机关是否按照《刑诉法》第73条的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24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无法通知的,应当报告单位领导,并将原因写明附卷。无法通知的情形消除后,应当立即通知其家属。这里的无法通知的情形包括(1)被监视居住人无家属的;(2)与其家属无法取得联系的;(3)受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阻碍的。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的内容必须包括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原因和处所。 

  四、监督司法机关是否保障被监视居住人的辩护权 

  监所检察部门应深入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居所,采取查阅有关资料和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谈话等方式监督司法机关是否依法保障了被监视居住人的辩护权,主要把握四个方面:一是实现委托辩护人权利的时间,即犯罪嫌疑人自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担任辩护人。二是有关机关的告知义务,包括侦查机关在第一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或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人民检察院自收到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材料之日起3日内,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人民法院自受理案件之日起3日内,应当告知有权委托辩护人。三是辩护人的告知义务,是指辩护人接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后,应当及时告知办理案件的机关。四是符合法定条件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应告知可以申请法律援助,或相关机关依职权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辩护律师。 

  五、监督司法机关是否维护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的控告、举报和申诉权 

  《刑诉法》第14条和第36条等条文规定,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辩护人有变更强制措施申请和申诉、控告(尤其是被监视居住人不被刑讯逼供、体罚、虐待)、举报权,并得到答复。要保护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的这项权利,监所检察部门一方面要监督司法机关是否履行了告知义务并为被监视居住人提供必要的方便,另一方面可以采取三项措施:一是制作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的权利义务告知书悬挂于居所,使其明白自己的权利与义务;二是在居所设置检察官信箱,方便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行使权利;三是定期或不定期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现场巡视,现场接受控告、举报和申诉。 

  六、监督司法机关是否确保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离开住处和会见、通信的有限自由 

  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或家庭有特殊情况,经过执行机关批准可以离开居所、会见他人和通信。《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16条规定:被监视居住人有正当理由要求离开住处或指定的居所以及要求会见他人或通信的,应当经负责执行的派出所或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 

  在司法实践中,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1)经办案机关同意,并经公安机关批准,方可会见和通信;(2)被监视居住人的近亲属病重或死亡时,应及时通知被监视居住人。被监视居住人配偶、父母或子女病危时,经办案机关同意,并经公安机关批准,在严格监护的条件下,可离开居所回家探视;(3)会见时,应有办案人员在场监督,严禁谈论案情,使用暗语交流,不准私下传递物品。 

  此外,辩护律师除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会见犯罪嫌疑人要经过侦查机关许可外,侦查阶段监视居住人与辩护律师会见或通信,无需经过批准。同时在会见时,不被监听,它可能会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电子监控发生矛盾,有待于法律的进一步完善。 

  要规范这项工作,建议督促执行机关建立登记制度,对离开居所、会见和通信的有关情况进行登记,监所检察部门则要定期或不定期进行检察监督。 

  七、监督法院是否落实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期限折抵刑期 

  《刑诉法》第74条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期限应当折抵刑期。被判处管制的,监视居住一日抓好抵刑期一日;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它表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限制自由而不是剥夺自由的强制措施,相对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己的住处执行的监视居住而言,在指定的居所监视居住对自由的限制程度更大。 

  这项工作要求监所检察部门和公诉部门加强对法院判决书等法律文书进行及时、仔细审查,一旦发现没有依法折抵刑期,即要督促法院纠正。 

  综上所述,《刑诉法》等法律法规对如何维护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的合法权益进行详细的规定,是对监视居住的完善。在司法实践中,应当坚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非羁押性理念,准确把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规定,强化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执行监督,切实保障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的合法权益,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立法者期望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定功能,发挥其作为强制措施应有的作用。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分享至